「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Tuesday, March 24, 2009



「為什麼它很有名?」

「超級有名的,這家咖啡館!」

「可是為什麼嘛?」「這咖啡館為什麼有名??」



來到維也納的第一年,我才剛開始學德文,喝咖啡還只愛去沒有煙味的Starbucks。以前在法國一起唸書的Yan來維也納找我,我們和兩位在此當交換學生的法國友人約在維也納中心的中心──史蒂芬大教堂──見面。


「Voulez-vous aller au café?」我問他們要不要去喝杯咖啡。於是我們走進教堂廣場邊這家據說非常有名的咖啡館。


咖啡館不大不小,早已擠滿人,剩一張給一兩人坐的小圓桌。我們總共六人正準備轉身離開,坐在門旁堆放報紙那張桌子,一位身穿黑西裝白襯衫的老先生站了起來,移動蹣跚的步伐開始四處把別桌沒人坐的椅子、板凳往小桌搬,一二三四五六‧‧‧。


我們這群完全不知道「這咖啡館為什麼有名」的人,一進入燈光昏暗的咖啡館裡,裝潢也略顯老舊過時,大家不出聲,但其實沒人想留下來;可老先生這麼一麻煩,也不好意思走人了。


一夥人圍著小桌坐下,老先生又坐回了原來的地方。這時一位站得挺直、也繫著黑領結的侍者走過來,面無表情地說聲「Guten Tag(日安)」,就不說話等我們點東西。除了一位法國朋友,每人各自點了一杯咖啡。侍者離開後她說:

「擠這麼小一張桌,服務態度又不好,我不要點東西,錢哪有這麼好賺的!」


然後就開始問在場唯一一位奧國人:

「為什麼它很有名?」

「超級有名的,這家咖啡館!」

「可是為什麼嘛?」「這咖啡館為什麼有名??」

「就很有名啊,一天到晚都會被提到‧‧‧」

這個不上咖啡館的維也納工科大學生只能這樣回答。




直到午夜仍人聲鼎沸的哈維卡咖啡館



十個月後,我在大學語言中心,從德文字母都不會發音,一直上到他們的高級班。老師問我們:「知不知道維也納有哪些有名的咖啡館?」一面發給大家一張當天報紙的影本。


維也納傳奇咖啡館哈維卡女主人於昨日逝世


一時,這成為整個維也納都在談論的事。



Leopold與Josefine在1939年頂下史蒂芬廣場旁的Chatam bar,開起屬於兩人的咖啡館──Café Hawelka。1906年開始營業的Chatam 酒吧,後來有人研究發現「chatam」其實是「je t'aime(法文的我愛你)」語誤,連帶讓Chatam bar舊址上新開的Café Hawelka跟著躍上了書籍的相關話題。


二次大戰後重新開幕的哈維卡咖啡館,取代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成為作家和藝術家等碰面討論、創作的新據點,牆上甚至掛了一些畫家如Hundertwasser成名前因付不起咖啡錢拿來賒帳的畫作。整間咖啡館煙霧繚繞,門邊貼滿各種表演展覽的海報。主人Leopold就坐在一進門裡面那張桌,觀察整間咖啡館的運作。


晚上Josefine會來催促丈夫回家,然後自己繼續留下,看著客人一邊喝咖啡,一邊吃著她親手做的Buchteln(註一),直到午夜兩點店關門。


2005年,Josefine在哈維卡咖啡館固定週休的一個星期二去世,他們的兒子Günter照著母親的食譜,依舊在每日晚上十點後供應Buchteln這道最有名的小糕點,讓藝術家們創作到夜深時胃也不至太空虛。



哈維卡咖啡館的著名糕點:Buchteln



說到食物,Café Hawelka並沒有菜單,要點什麼咖啡直接跟侍者說。不過他們除了各式咖啡和Buchteln,看不見的廚房裡東西多的很:點杯Congnac法國干邑?沒問題!想喝奧地利人最愛的李子蒸餾酒Zwetschke?馬上來!肚子餓了不用到對街買煎香腸(註二),這裡就有!想要什麼不妨直問侍者。


如今高齡近九十八歲的Leopold Hawelka依舊每天到咖啡館坐鎮,但行動已不如當初幫我們張羅椅子時靈活。哈維卡咖啡館第三代的兩位年輕帥哥成為經營店裡的主力。看到我很吃力地在昏暗的燈光下對著Buchteln頻頻試光,還關心地問一句:「太暗了嗎?」


有人問他們是否要把這七十年歷史的咖啡館重新整修一番?

「不會。我們要把它一直保存在爺爺奶奶時的樣子,讓大家看著咖啡館就跟以前看起來一樣。」



Café Hawelka

Dorotheergasse 6
1010-Vienna

Tel.: +43 (0)1 - 512 82 30

office@hawelka.com

http://www.hawelka.at/

營業時間:週一、週三、週四、週六 08:00 a.m. - 02:00 a.m.

週日與週五 10:00 a.m. - 02:00 a.m.
週二休息

Buchteln 每晚 10:00以後供應




相關閱讀: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序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一):CAFE CENTRAL - 中央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二):CAFE SACHER 沙赫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上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下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五):CAFE SPERL 史貝爾咖啡館



註一:Buchteln,一種波希米亞特產糕點,在南德和奧地利料理中也可見到。一球球連在一起、鬆軟的蛋糕裡夾著李子果醬,表面烤得金黃再灑上糖霜,非常美味。

註二:煎香腸是維也納常見的攤販小吃,也是夜晚人們從酒館離開在街上常吃的宵夜,切成段沾芥末吃。




6 Responses so far.

  1. 小格子 says:

    這家店我總共跟他錯過三次!!!
    第一次是晚上10:30,和友人坐在戶外座椅,等了半小時無人來招呼,
    我們就當作在公園坐著~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第二次來正好公休~~
    第三次則是進門瞧一眼後仍是逃跑。因為那是我所遇過煙味最濃的維也納咖啡館了~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50 PM)
    我也有幾次去撲了空才發現忘記他們週二不開,呵
    那裡煙味真的很重,大概也算是它的特色吧....早上好一點點

  2. Wei says:

    Chanteuse是怎么收集到那些咖啡馆的故事的呢?我只知道张耀的写了不少关于维也纳的咖啡馆的
    故事,来之前我读过,除了几个名字内容都忘得差不多了,呵呵。总觉得去一家咖啡馆之前如果事
    先知道它的故事,咖啡喝起来会更有味道的:)
    空了一起出来喝咖啡。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50 PM)
    這些有名的咖啡館在當地的德文資料很多,咖啡館自己的介紹、報章雜誌的專訪,還有與咖啡館裡的人互動也可以聽到一些故事的。
    張耀的咖啡館文學在中文相關著作中很有名,自從自己開始寫維也納咖啡館之後,也陸續有朋友跟我提起,但因為這幾年看中文書的管道比較不方便,必須汗顏地說一句自己還沒看過他的書。
    不過或許這樣也不算壞,可以避免看了先入為主影響到寫的內容吧

  3. Wei says:

    merci,Chanteuse!可惜我的德语还处于比初级好一点点的水平,慢慢来吧。
    说实话,Hawelka还真的没去过,明天不开门,后天开始上课。看来只有下周了。

  4. 表姊 says:

    恩...坐在裡面喝著咖啡應該
    很有FU吧!!
    甜點感覺不錯~~

  5. Jas Chen says:

    看著女歌手寫的標題
    想著自己的維也納咖啡館好久沒寫了
    再看下照片和文字
    居然又想起哈維卡的滋味
    (怪的是我吃的布夫特爾裡面包的是黑棗醬欸)
    結果你和我從來沒真的ㄧ起在哈維卡坐下
    你去了幾次
    我也去了好幾次
    卻偏偏一起到了哈維卡又被菸味逼得節節敗退
    如果夏天我居然又在維也納出現
    應該就可以ㄧ起去了吧?
    (或著一起去日本的咖啡館?)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50 PM)
    (那個黑黑的果醬是李子啦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widl ; 棗子的話算是亞洲植物)
    如果夏天煙味比較不重的話,是應該去一下,你要來嗎?!
    日本的話機會可能比較小一點,唉
    寫東西是這樣,有很多想寫,可是能好好坐下來寫的時間卻不夠用....

  6. Jas Chen says:

    我那時問奧斯卡(那個侍者)
    他說是用prune做的,回來查了查prune長這樣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une
    雖然的確是歐洲李,但是就是我小時候吃那種黄色雞蛋蛋糕,
    (沒有奶油),上面會放的櫻桃和"蜜棗"(台灣的稱法),所以我就沒管李子了,想說這樣寫跟我同年代的人即使沒吃到也會知道我講的是什麼滋味,如今這樣的乾貨在宜客咖啡有玻璃罐裝販售,標籤也還是寫大黑棗,哈哈,不過女歌手的年紀應該沒吃過我小時候吃的蛋糕,所以沒有共同記憶。(咦?這算是暴露自己年紀的梗嗎?大哭!)
    日本咖啡館不成嗎?
    怎麼了,還會去日本嗎???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50 PM)
    日本的話因為想去吃的住的都蠻貴的(像是有附傳統料理的溫泉民宿之類的),所以打算存多一點錢再去了....
    (我知道黑棗啦....很小的時候的鮮奶油蛋糕上面有時候會用那個裝飾,不過小時候不是很愛吃: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