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Sunday, June 15, 2008



維也納的咖啡館,與巴黎左岸的咖啡館,並列歐陸兩大咖啡館文化。在維也納的咖啡館裡,點一杯咖啡就坐上幾個小時被視為理所當然。讀一本書,或咖啡館裡各種語言的報紙;品嘗獨家自製的各式蛋糕甜點,一邊觀察館裡眾生相,聽聽隔壁名人的八卦;冬天在室內聆聽鋼琴演奏,夏天移到露天座位曬曬太陽。


維也納的咖啡館,是維也納人生活的一部份。

傳說,十七世紀土耳其第二次入侵奧地利時,戰敗的土耳其軍隊留下了幾袋咖啡豆,咖啡這種飲料才傳入奧地利,維也納第一家咖啡館(Kaffeehaus [ka'fee haus] )於焉誕生。


無論傳說是否為真,維也納第一家咖啡館的確是在差不多的時間出現。這種新飲料受到市民廣大歡迎,到了十九世紀維也納已有一百多家咖啡館,二十世紀初增到六百家。而維也納咖啡館百花爭鳴演變成一種次文化,則是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時達到全盛時期,大約就是奧匈帝國哈布斯堡皇朝(Habsburg)接近尾聲,一直到奧地利被納粹德國佔據之前。


我向來對於某某主義的興起、或是哪個藝術門派與哪個門派對立不大感興趣。然而,從大理石桌上的銀盤拿起發亮的湯匙輕輕在杯中攪拌,眼光一抬,掛著巨大吊燈的挑高拱型屋頂,和兩旁延伸下來的廊柱,以及牆上的裝飾,互相融合成一間咖啡館獨特的氛圍;再啜一小口咖啡,摸摸厚重實木座椅上鑲的柔軟絲絨,一邊想像百年前政治、文學、藝術上的著名人物曾坐在現在的位子上辯論,好像慢慢感覺到,歷史是如何一點一滴的累積,在咖啡館中,留下時代的痕跡。




相關閱讀: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一):CAFE CENTRAL - 中央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二):CAFE SACHER 沙赫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上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下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四):CAFE HAWELKA 哈維卡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五):CAFE SPERL 史貝爾咖啡館


2 Responses so far.

  1. Jas Chen says:

    Thonet...中央的椅子已經不是完全的Thonet椅了
    不過葛林斯坦的還是(就是霍夫堡前那間咖啡館)
    Jas剛從維也納回來沒多久
    正在寫維也納咖啡館週記
    看看時間
    幾乎跟你一樣呢
    也是剛回來嗎

  2. Anonymous says:

    六月份將旅行去維也納,一直對各地的咖啡館很感興趣,維也納的咖啡館更是不會錯過。

    於是google到了你的blog,真是太好了,忍不住留言說:謝謝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