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Thursday, June 19, 2008




「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在台灣每個咖啡館、每個咖啡廣告都愛用的句子,用來做維也納咖啡館系列的開頭,不是不老套的。不過,要寫維也納咖啡館文化,或只單純寫寫維也納各個咖啡館的特色,卻沒有比這更適合的開頭,也沒有其他比Café Central更適合做為首個介紹的維也納咖啡館。



Café Central - 中央咖啡館



「他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人們這麼說。



Peter Altenberg,被現代學者稱為「被忽略的文學家」,和其他幾位同時期的文學家,帶動了咖啡館的文學風氣。他們三不五時約在咖啡館會面,有時互相討論,有時獨自喝著咖啡一邊創作。提到Peter Altenberg,當時的人們都說:「他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輾轉至今,就誤傳為Peter Altenberg曾說:「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這人人朗朗上口的咖啡詩,去的咖啡館,就是中央咖啡館。


他本人的確以咖啡館為家(當然睡覺是回旅館睡),人家問他的住址,得到的答案總是:「維也納一區,海倫巷,中央咖啡館」(Wien I, Herrengasse, Café Central)(註一)。這位與中央咖啡館分不開的文人,在中央咖啡館裡有個永久的專屬座位,下次你推開大門進到咖啡館,入口右邊那桌坐著一個栩栩如生的雕像,就是這位「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的作家了。




那時人們談到中央咖啡館:「每隔一張Thonet椅就坐著一位天才詩人、一個社會主義者、或是一個終身貴族、一位十二音列作曲家,或者至少有一個精神分析家;每份打開的報紙後藏著一個野心家、每場爭執後藏著一個文學的果實、每杯乳酪奶油後藏著人生的哲學。」(註二)


社會上著名的人物皆曾是中央咖啡館的座上賓:文學家、政治家、藝術家、音樂家,發明十二音列的Schönberg、甚至佛洛伊德,都是那裡的常客。



關於中央咖啡館,還有另一個有名的小故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傳來俄國革命的消息,一個奧地利高官評論道:「誰會在俄羅斯發動革命?或許是坐在中央咖啡館的布朗斯坦(Bronstein)?」


這位化名布朗斯坦的,就是當時常在中央咖啡館藉下棋討論政治的蘇聯共產黨領袖托洛茨基。


今天的中央咖啡館,少了些文學家,多了些遊客。不過維也納人一向很盡力維護傳統,不管點什麼咖啡,都會用一面發亮如鏡的銀盤盛裝,附上一杯水,水杯上擺著一只銀湯匙,就像一百年前那樣。



偌大的廳內豎立著許多巨大廊柱,延伸至樓頂成為交錯的拱形圖案,是其建築特色



咖啡與甜點


咖啡館對面的甜點部門

在維也納的咖啡館裡點咖啡,絕對不像在巴黎的咖啡館「un café」(黑咖啡) 、「un café crème」( 牛奶咖啡 ) 那麼簡單:咖啡濃一點的、淡一點的、不同熱牛奶比例、加奶泡、加鮮奶油、加打發奶油....,或是加各種利口酒、白蘭地等,幾乎令人眼花撩亂。


蛋糕就更多選擇了。除了維也納甜點有名的Sacher Torte、Strudel等,各家咖啡館還會有招牌蛋糕 ( Hausgemacht ) ,通常就與咖啡館同名,或叫「Haustorte」( house cake )。


中央咖啡館的Haustorte,就叫「Café Central Torte」。一層巧克力蛋糕、一層杏桃蛋糕,層與層之間夾有杏桃糖霜,蛋糕最上面是一層牛奶巧克力。杏桃這種水果台灣沒有,黃色的、形狀像水蜜桃,但果肉較硬、果實較小,味道酸酸甜甜,杏桃做的甜點我還蠻喜歡的。不過中央咖啡館的蛋糕裡並沒有用新鮮水果,整個就是厚實的蛋糕肉,吃起來有點無趣。至於其他蛋糕我就沒嚐了,因為多為碎果仁與蛋糕肉混合製成的蛋糕,個人比較喜歡有新鮮水果和幕斯、酸乳酪等口感比較不那麼乾、也比較不甜膩。




照片中的咖啡叫「Brauner」(有分大/小 - grosser / kleiner),類似espresso,上面有一層綿密的咖啡泡沫(crema),旁邊附一小杯鮮奶油,喝的人可以自行選擇加多少奶油。因為是深咖啡色,所以叫Brauner (德文braun = 英文brown)。



熱巧克力




咖啡館牆上掛著奧匈帝國最後一位握有實權的皇帝Franz Joseph I 與皇后Elisabeth(Sisi)年輕時的畫像





Peter Altenberg的手書名片(來源)


Café Central

Corner Herrengasse/Strauchgasse
1010-Vienna

Phone: (+43.1) 533 37 64 - 26

Fax: (+43.1) 533 37 64 - 22

cafe.central@ i-like-no-spam.palaisevents.at

http://www.palaisevents.at/index.php?id=cafecentral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六 7.30 a.m. - 10.00 p.m. 週日及例假日 10.00 a.m. -10.00 p.m.

鋼琴演奏:每日 05.00 p.m. - 10.00 p.m.




相關閱讀: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序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二):CAFE SACHER 沙赫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上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下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四):CAFE HAWELKA 哈維卡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五):CAFE SPERL 史貝爾咖啡館



延伸閱讀:

[圖] 漫步‧城市:夜


註一:Herrengasse,「street of Lords / Lords lane」,維也納第一區街道名。當時的貴族( Lords,德文Herren )為了親近帝國統治者─哈布斯堡家族,紛紛搬到皇宮Hofburg附近,五百年前這條街正式命名為Herrengasse(Gasse - 街)。現代德語Herr是某某先生的稱謂,相當於英文中的Mr.。

註二:Thonet,家具製造先驅,發明實木彎曲的技術,所製座椅在當時維也納的咖啡館中幾乎為必備。Life Peer,終身貴族,又譯為一代貴族,即無法世襲的貴族。Literarisches Bonbon,原文的意思是「文學的糖果」,實在查不到具體到底是什麼意思,這邊暫時譯為「文學的果實」。

原文「Es wurde über das Café Central gesagt: "Auf jedem zweiten Thonetstuhl ein reifendes Dichter-Genie, ein Austromarxist, oder Adeliger, ein Zwölftonmusiker oder wenigstens ein Psychoanalytiker, hinter jeder Zeitung ein kluger Kopf, jeder Disput ein literarisches Bonbon, jeder Tropfen Obers eine Weltanschauung."」






6 Responses so far.

  1. 小格子 says:

    從你這邊真的得到好多豐富的知識,非常謝謝!
    那個Brauner咖啡,我一直以為它是因為有附牛奶所以變成棕色,才名為Braun的~~看來是我錯意,感謝解惑。
    另外基底咖啡的部分,是不是比較淡的espresso啊?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嗨 小格子
    Brauner的確是因為附了鮮奶油變成棕色,所以叫Brauner。還有一種Schale Gold是較淺的棕色,鮮奶油的量比較多。如果沒加奶油或牛奶的就變成Schwarzer,黑咖啡囉。
    Brauner的咖啡濃淡應與espresso差不多,有種較淡的是Verlängerter。

  2. 小格子 says:

    不好意思好像把你當解惑機了!^_^
    Verlängerter之前我也很不懂他跟MOKKA(和Espresso好像喝起來都是濃咖啡)的差別。
    但有看到你之前文章提及說Verlängerter是較長時間煮的咖啡~所以終於弄懂一種了~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嗯,其實德文的意思很微妙,我當初寫是直接翻譯,不過現在比較懂了,那個"延長"是指壓縮咖啡的時候用較多的熱水去沖(這麼說不知道會不會更令人搞不懂啊^^)

  3. 小格子 says:

    喔!不不不!!這樣我了解了!!!
    就是義式咖啡機煮一杯espresso的分量後讓熱水繼續流出沖淡咖啡。
    嗯~~所以他是淡的espresso. Mokka就是一般的espresso.
    感謝囉!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不客氣:)

  4. Janet Wang says:

    哈囉版主你好:)
    我是目前就讀大一的學生,因為暑假作業要寫''我的夢想'',
    因為對咖啡館有憧憬所以想跟您借用幾張照片貼在文章旁不知可不可以呢?
    (我會註明出處)謝謝囉!

  5. Chanteuse says:

    Re: Janet Wang <4254459744859155173>
    對不起,照片不提供複製,謝謝。

  6. 有機會要去維也納,正在爬文當中,非常感謝這些文章的內容....
    真令人羨慕在生活中能有這樣能讓人喜歡愛待的咖啡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