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Friday, July 18, 2008



嚴格說起來,Café Sacher只是沙赫飯店 (Hotel Sacher)這間飯店裡的一間廳,不過沙赫蛋糕 (Sacher Torte)甜名遠播,小小沙龍一位難求,每天到沙赫咖啡館的常客、遊客排隊排到門外,只為能好好在美麗的咖啡沙龍裡坐下來,嚐嚐沙赫蛋糕,嚐嚐貴族的氣氛。


Café Sacher沙赫咖啡館不若中央咖啡館的過去那麼有人文藝術色彩,歷史也少了幾十年,但它同樣代表傳統,另一種,充滿貴族氣息的傳統。


發亮的大理石桌,柔軟的天鵝絨椅布料印著一個個代表Sacher的S徽記;牆上鮮豔的酒紅花色壁紙,和融合現代設計元素的水晶燈,彷彿在說:我跟那些裝飾華麗、但略顯老舊的咖啡館不一樣,我不是個沒落的貴族。


一世紀過去了,置身其中,我感覺到的不是這裡曾經的風光,而是彷彿就回到了那個紳士淑女優雅地喝著咖啡、下午茶的年代,一直沒變過。




十六歲學徒的那塊巧克力蛋糕



沙赫蛋糕的故事要從十九世紀奧地利那位著名外交家梅特涅(Metternich)說起。時間是1832年,當時梅特涅已是在整個歐洲皆具聲望的奧國首相,一次宴會前交代廚房準備一樣新發明的特製甜點,以滿足那些挑剔的賓客:「可別讓我丟臉了,今天晚上!」


好巧不巧主廚生病了(我覺得搞不好是故意裝病逃避責任),發明新甜點的重任就落到才十六歲的學徒Franz Sacher(1816 -1907)身上。他急中生智創造了一種表面淋上苦黑巧克力霜、加上手做新鮮杏桃果醬的巧克力蛋糕,成功完成使命。發明了這塊美味巧克力糕點的 Franz Sacher從此廚師生涯蒸蒸日上,遊歷奧匈帝國各地擔任貴族的御廚,富裕後回到維也納開設自己的美食舖,後代更成立以Sacher為名的飯店。


上面這又是個傳說,到底當晚貴客們對這塊特製的巧克力蛋糕評價如何沒人知道,而Sacher Torte則是由他的兒子,Hotel Sacher 的創立者Eduard Sacher (1843-1892)發揚光大,成為維也納最知名的甜點。




百年老店的十年之爭



現在維也納幾乎所有甜點舖、咖啡館都有賣這塊稱為「Sacher Torte」的巧克力蛋糕。不過為了爭「Original Sacher Torte」原創之名,還令兩家百年老店官司纏訟了十年。


當年發明沙赫蛋糕的Franz Sacher所做的蛋糕,只是現在沙赫蛋糕的雛形。一直到他的兒子Eduard,在當時最負盛名的皇室御用糕餅店Demel當學徒時,才將蛋糕發展出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一開始蛋糕在Demel販售,後來也在Eduard所建立的沙赫飯店可以嚐到。從此,沙赫蛋糕成為維也納的甜點代表之一。


在Eduard與其妻Anna Sacher相繼去世後,飯店陷入破產危機,經營權易主,他們的兒子轉到Demel工作,在那裡繼續販售稱為Eduard Sacher Torte的沙赫蛋糕。新的沙赫飯店主人將他們的沙赫蛋糕註冊了「Original Sacher Torte」的商標,二次大戰結束後,提出他們所擁有的商標權,認為Demel不應再製作販賣Original Sacher Torte。


官司打了十年,終於達成判決,「Original Sacher Torte」的名號歸沙赫飯店所有,但Demel仍可繼續販售上面有個寫著Eduard三角巧克力牌的沙赫蛋糕,叫做「Demel's Sachertorte」。兩者不同之處在於,沙赫飯店賣的沙赫蛋糕,將兩層蛋糕肉中間塗上一薄層的杏桃果醬,蛋糕最外層亦淋上果醬,再以巧克力霜覆蓋;而Demel的沙赫蛋糕,直接整塊蛋糕短暫浸入杏桃果醬,馬上取出放在鐵架上,待瀝出多餘的果醬後再淋上巧克力霜。




Sacher Eck'‧沙赫蛋糕及Wiener Melange咖啡,以造型簡潔時尚的白磁盛裝



Café vs. Eck'


沙赫飯店的一樓,有兩個廳可以讓你邊喝咖啡、邊品嘗沙赫蛋糕。一處是飯店大門入口左邊,豔紅鮮黃古色古香、挑高屋頂掛著巨型水晶燈的沙龍,叫Café Sacher;另一個是轉角處,暗紅色現代高腳桌椅、還有一個巨型開放式吧台的Sacher Eck'(轉角的意思)。


飯店入口有個富麗華美洛可可風、也是紅色調的Lounge,之前去咖啡沙龍時不小心闖入。有人可能會覺得它裝飾太過頭了:巨大的波斯地毯,沙發上、抱枕上繁複的印花,就連吊燈和牆上那面大鏡子的框也是華麗的金屬雕花。不過看了實在很想換上傲慢與偏見中那種高腰大蓬蕾絲長裙、長髮挽起一個漂亮的髮髻,然後就這麼靜靜的坐著也好!



從對面的歌劇院看到的沙赫飯店




一天要賣掉六百份的沙赫蛋糕



Sacher Torte吃的時候一定要配鮮奶油,否則會覺得蛋糕太甜太乾,而且當然是剛打好的無糖鮮奶油能夠和沙赫蛋糕互相提昇口感。用叉子由上而下,切下同時有巧克力霜、蛋糕、果醬的一口之量,配上蛋糕大小二分之一的奶油:奶油的香滑、巧克力的苦澀濃郁、果醬的酸甜,一齊在舌尖釋放。這時再啜一口咖啡館特調的Sacher Mischung茶,讓大吉嶺、茉莉、伯爵茶的香氣沖去剩餘的甜膩。


Wiener Melange是維也納最多人愛喝的咖啡,以比espresso稍淡的verlängerter Mokka(意指煮的時間較久的咖啡),加上熱牛奶至杯緣一公分處,再加上一層牛奶泡沫即完成。跟一般認識的cappucino不同之處在於,cappucino用的是濃縮咖啡(espresso),且較少熱牛奶,以較厚的牛奶泡沫取代。


不過沙赫咖啡館的Melange咖啡,又多加了打發的鮮奶油,這種通常在維也納其他咖啡館反而叫Capuccino。




沙赫咖啡館不是只有沙赫蛋糕好吃,最近發現的另一種奧匈帝國特色甜點「Cremeschnitte」(類似法國的Mille-feuille,但中間奶油的那層較厚),在沙赫咖啡館有了新吃法。


傳統的Cremeschnitte是上下兩層千層酥,中間夾了微甜的奶油,最上面還有一層糖霜,是一種做不好會太甜膩,做的好非常好吃的甜點。而沙赫咖啡館的cremeschnitte,可能從沙赫蛋糕得到靈感,中間加了一層百香果醬。其實歐洲並不產百香果,對歐洲人來說是非常有異國情調的水果。近幾年一些高級餐廳的主廚開始將料理注入亞洲元素,顏色鮮豔、味道獨特的百香果頗有畫龍點睛之妙。百香果是我最愛的水果之一,酸酸甜甜,香味遠遠就可以聞到,讓我當場就愛上了這個新甜點。



Café Sacher Wien

Philharmonikerstraße 4
1010-Vienna

Tel.: +43 (0)1 - 51 456 0

Fax: +43 (0)1 - 51 456 810

wien@sacher.com

http://www.sacher.com/en-cafe-vienna.htm

營業時間:每日 8:00 a.m. - 12.00 p.m. (接受點餐至 11.30 p.m. )



相關閱讀: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序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一):CAFE CENTRAL - 中央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上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三):CAFE LANDTMANN 朗特曼咖啡館 - 下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四):CAFE HAWELKA 哈維卡咖啡館
維也納咖啡館系列(五):CAFE SPERL 史貝爾咖啡館




4 Responses so far.

  1. Jas Chen says:

    等到了!
    你精采的第二篇咖啡館文
    頭香!!!!!
    (晚一些我也會寫這篇,你拍的照片真漂亮說)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被稱讚臉紅*^^*
    這種小地方大概每個留言都是頭香吧

  2. anitaluhouse says:

    Hi~
    我是66
    第一次到妳這兒參觀就發現妳的網誌寫的很棒
    我將這篇連線到我那兒主頁的\"今日推薦文\"
    希望可以讓更多人分享到
    不知妳會不會介意
    如果妳覺得不妥
    請趕緊告知我
    我會將它馬上移除
    謝謝妳ㄛ
    66祝妳天天開心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OK,沒問題的

  3. hsiayang says:

    你的網誌實在給人一種異常繁華的感覺:)。我最喜歡的小說家之一,Stefan Zweig非常卓越的自傳體小說 -《昨日的世界》(Die Welt von Gestern,不知道妳有無讀過?總想來跟妳分享,現在一時興起才趕緊來貢獻幾行。
    那書中〈上個世紀的學校〉章,談了許多十九世紀末,維也納的藝術活動和當時的文化生活樣態,此外,他還特別談到了維也納的咖啡館。只是他比較著重的是思想交流和資訊的取得這個面向,而非食物那些:) 維也納的咖啡館對他而言,簡直就像是個平民版的沙龍。因此他提到:「...使我們了解一切新鮮事物的最好的教育場所,則始終是咖啡館。」...「一個奧地利人能夠在咖啡館裡十分廣泛地了解到世界上發生的一切,而且能夠隨時和朋友進行討論,也許再也沒有比這更能使他頭腦靈活和掌握國際動態的了。」在那個依然是舊帝制的封閉時代裡,那裡的一杯咖啡喝下去,釋放出來的能量,看來,很不只是一杯飲料喔。
    當然,人們對於昨日世界的種種記憶和想像,很可能已逐漸褪色、朦朧、消逝、不可復見。或許那些動人的片段,也曾經如煙,曾經氤氳地伴隨著熱咖啡所漫溢而出來的香氣,飄散入那座曾經如寶石般華麗璀璨的城市,融入了現今的維也納空氣裡。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十九世紀的維也納是歐洲的政經中心之一,雖為帝權統治,卻是個百家思想活躍、處處都有先進設施的地方;就算是現在的維也納人,對當時的種種還是津津樂道引以為傲的。
    每個人上咖啡館都有每個人的理由。現代人有太多管道可以進行交流和吸收資訊,不可否認的,咖啡館文化已不像那個時代文人活躍,取代的是更重的商業氣息。
    而我比較膚淺,只想靜靜的品嚐咖啡的苦澀、蛋糕的軟滑香甜,讓腦袋裡的想法自己亂竄
    (而且,一百年前還沒有這麼多種蛋糕可選哪!)

  4. maviss says:

    您好,
    看了您的布拉格照片..實在太美..讓我回想起去年旅遊的捷克秋天美景。讀了您的幾篇文章..真的覺得您的文筆很好..尤其這篇沙河咖啡館的歷史描述...非常透徹....如果可以的話..未來可以引用您這篇文章嗎??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Hi maviss,
    很高興你喜歡這裡分享的東西,
    引用的話只要註明部落格全名以及文章連結並使用trackback即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