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Saturday, June 5, 2010



幾年前的聖誕節前夕,我在巴黎的一間小公寓過了兩週的假期。帶幾本旅遊書,每天早上悠閒地醒來,在小公寓附近亂逛找看起來小巧道地的麵包店,買各種viennoiserie配上一杯黑咖啡當早餐。


接下來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或是從市政廳走到羅浮宮,再穿過杜樂麗花園到河對岸的奧賽美術館,看畫家筆下池塘裡的睡蓮,蒙瑪特跳舞談笑的人們,還有隆河岸上的繁星點點。


然後每天最重要的,倚著塞納河岸的石堤,看天空慢慢從金黃變成橘紅,再由粉紅變粉紫,一直到整個世界被深深的藍黑色籠罩,一點一點的燈光在夜色裡映著河水閃耀。


當然也會和其他從世界各地來到巴黎的觀光客一樣,沿著香榭大道,從協和廣場一直走到凱旋門。


靠近協和廣場的這一段,兩邊沒有精品店或咖啡座,純粹是大片的綠地 ( jardins des Champs-Élysées香榭麗舍公園 ) ,冬天裡香榭大道上的栗子樹樹葉都已落光,只剩這附近還有些常綠喬木。


在一片綠樹叢之間,隱隱約約有一座淺黃色的pavillon。


Pavillon這法文字,中文大約可作「亭閣」,獨棟的,有時像大一點的亭子,有時像座小別墅,用來觀景遊玩,不住人。這座pavillon在鬱鬱蓊蓊的樹林間,看不清楚整個建築的樣貌。遠遠地,門口站了些穿著正式的人談笑風生,或許是辦私人派對的場地?


我帶著好奇回到維也納,真想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還好這個時代什麼都可以上網查到,google map上發現大約的地點附近有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叫Ledoyen。


找到關於Ledoyen的介紹與圖片越多,它究竟是不是當初看到的那棟建築物,也越不重要。藏在香榭大道樹林這座有著大片玻璃窗和金黃色新古典風格廊柱的小樓,在我心中慢慢占據了一個遙遠卻又清楚的位置。


那時才二十多歲還是學生,吃頓飯一個人花上萬台幣是離我生活非常遙遠的事;然而Ledoyen像是一個隱身於全世界最浪漫特別地點──至少對我來說如此──的美食殿堂,靜靜散發著光芒,又被我不經意地發現。心裡彷彿只是潛意識地決定,若是有朝一日要去吃一家米其林三星,一定非它莫屬。



LEDOYEN



待續‧‧‧


巴黎‧LEDOYEN - Part II

5 Responses so far.

  1. Sunny says:

    第一張照片好棒!我喜歡~

  2. Sunny says:

    哈哈~好啦~那我要說,一瞬間看到pavillon的時候,我以為看到蝴蝶(pavillion)了~XD

  3. Sunny says:

    啊~搞錯了~~~(打滾~)

  4. Chanteuse says:

    Re: Sunny <7832142766575964001>
    你這個人最近拍照著魔了,都只注意照片:p

  5. Chanteuse says:

    Re: Sunny <5903143134676963641>
    蝴蝶的法文是papillon啦X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