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Wednesday, June 25, 2008


法國馬賽‧近乎沙漠的地中海型氣候


以前總以為,自己愛離家遠行,大概跟自己的名字有關係(笑)。今天突然想到,三十多年前的台灣,我的爸媽在台北這個大城市相遇。從來沒問過,他們一個家在高雄、一個家在彰化,跑到那麼遠的台北做什麼,還都是一個人。發現,流浪的基因是從父母來的吧。


 


會想到這些是因為剛好找了跟爸爸同是彰化人的謝忠道《比流浪有味》這本書來看。謝忠道就是左邊連結裡《忠道的巴黎小站》的作者,我是先發現他的網站才知道他有寫書的。《比流浪有味》那種風格,跟我自己對旅行的想法很接近。對我來說,去一個地方旅行,想體驗的是「當地人是怎麼生活的」,而且這個生活不是只有渾渾噩噩的上下班,或是附庸風雅的趕流行,而是生活的細節中,值得細細去玩味的地方。



我喜歡聽故事,天馬行空的童話故事、悲慘壯烈的歷史故事,還是小人物的奮鬥故事都一樣有興趣。延伸到食物上,碰到好吃的牛肉會請服務員問廚師是哪個部位的牛肉、去酒莊買酒會請他們帶著參觀釀酒設備,喜歡碰到的人肯多跟客人說上兩句話,告訴我他們是如何戰戰兢兢天天檢查葡萄狀況,而以一個小酒莊之姿釀出如此出色的冰酒。他們肯分享經驗,就表示對所做的工作真的了解,就表示他們對所做的工作引以為豪。大概就像料理東西軍裡知道在什麼樣的天候下可以捕到稀有魚類、發酵多久的味增最好吃那樣吧。


 


以至於建築特色,為什麼某個城市的房子大多是橘色屋頂,而某個城市房子的屋頂都是黑的,這是因為當地地質建材不同,反而就不是文化的因素了。不過,這也是形成一個地方的特色原因之一啊。


 


《比流浪有味》中寫到在里斯本吃鱈魚,那裡的人最初會用大量的鹽醃鱈魚,是因為如此一來魚肉可長時間保存以做為出海水手的食糧,後來演變成各式各樣鹽醃鱈魚的料理。講到macaron小圓餅,先把法國各地macaron的來歷小敘一番,再細說幾個做macaron有名的巴黎師傅的技巧特色。書上提到的是食物的文化,食物怎麼煮、為什麼要那麼煮,什麼時候吃,怎麼吃,配上一段對當地風景的敘述(在哪裡吃),這種東西,就像書中有一段說的,「有些生活風格或是食物味道,是無法在別處被複製抄襲的,而且也永遠不會成為流行時尚。你只能以旅行者的姿態,短暫地親近一下那裡的土地,那裡的人。而且一定要進入那裡的生命節奏。」


 


去到一個地方,尤其是自身文化色彩濃厚的地方,最好能用當地的語言,然後放下自己本來的習慣包袱,用當地人的方式來體會。我對旅行的夢想是,在京都穿著和服木屐走在木造房子的窄巷間,在印度穿著Sari然後坐在草地上聊天或是在朋友婚禮上一群人跳舞。這其實跟吃西餐用刀叉,吃中餐用筷子一樣,是日常生活,卻也是可貴的文化。


 


然後,還要抱著像村上春樹說的「有幾分非日常的日常」的心情。雖然說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旅行,對自己當然是很特別的事,不過試想,自己現在做的事都是人家當地人天天在做的事,聽起來特別的語言,是人家從小就在說的語言,他們講話時的心情,跟自己用國語跟朋友聊天沒什麼不同。所以也不用勉強自己一定要如何如何,享受當下就是了。


 


這篇算是最近看書加上自己平常的一些雜感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