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從維也納坐火車一路往北,就跟阿爾卑斯山脈說bye bye,地勢越來越平坦,所以奧地利北方的捷克、德國等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高山的。記得以前常常從巴黎飛維也納,先經過一望無際的綠色平原,和平原上由無數房屋堆積而成的德國大城市,然後突然出現聳入雲端的深黑綠山脈,山頂雪白,高低起伏之劇烈彷彿刀割般(事實上也就是由萬年冰河切割出來的),就知道進入了瑞士、奧地利邊境,知道再等一會兒,等氣勢磅礡的山巒逐漸變疏、變低,就到了心繫的目的地了。




從舊城塔上看到的景色,黃色的是油菜花田


Laa an der Thaya,維也納正北方最接近捷克的一個小城市,從十三世紀便是奧地利在波希米亞邊境的軍事防禦重地,現在郊區還有一部分十三世紀留下來的舊城牆和高塔,聳立在大片平原中的一個山丘上,非常引人注目。


今日當地是奧地利重要的農作物產地,如果從維也納往西近入山間的農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牛羊等動物,那往北就是一片一片的農田,種著玉米、小麥、油菜花、向日葵等。



城牆所在的山丘上,遠處有一隻野生山羊


 


會來到這裡,是為了拜訪朋友。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在異鄉短短幾年認識的朋友雖然不多,其間有年紀比我們稍長的夫婦帶著兩個聰明活潑的小孩,夫婦倆人都是飽學的英國博士,跟他們聊天收穫很多,常常可以聊到快半夜;有愛嚐新鮮美食的朋友,週末大家一起研究那個餐廳好吃,或一起下廚研究大師食譜;還有家族擁有農場的朋友,讓我這個city girl大開眼界....;無論他們各自背景如何,全都是真誠難得的好人,在這個人與人互動較冷淡的歐洲城市裡,讓我這個來自熱情台灣的異鄉客,還是可以感到溫暖。



原來小孩兒畫畫時在花蕊中間添上笑臉的靈感由此而來啊 :-)


卡爾滕省週末農場假期一文提過的Nulf,在Raiffeisen Bank(奧地利幾家重要國際銀行之一)負責奧地利東北部這塊地區的玉米收購(不要問我銀行為什麼會買玉米,我也不知道),據說他是他們的玉米專家,工作主要就是在四處在田間開車看人家田裡長出來的玉米如何,覺得看起來不錯時就去跟農夫說,我現在要買你們的玉米,然後農夫們就要限期把玉米收割。(這是二手解釋給我聽的說法,真正的工作聽起來應該會更專業一點吧 呵)



本來也住在維也納的Nulf,因為這份工作的關係,就帶著老婆小孩搬到Laa an der Thaya郊區,公司配給的公寓裡住下。前幾個週末第二次坐火車去找他們玩,其實附近就是一些小房子,和一塊接著一塊的農田,說老實話在那裡多待幾天會悶的,不過偶爾能在開闊的田野間騎腳踏車吹風,還是非常愜意。


 


如果在平坦的農田間看到一座高起聳立的方形水泥塔,八九不離十便是這些大型批購儲存穀物的倉庫。Nulf帶我們到塔頂,大約十幾層樓高,視野該有數十公里遠,四面八方的景緻盡收眼底。不過因為不是給人上去觀賞的,頂樓陽台有點雜亂危險,電梯空間狹小且沒有內門,也沒帶相機上去拍照。



我們騎著腳踏車在田間小路上到處看看不同的農作物,在向日葵上畫幾個笑臉(見圖),到附近的小店買當地產新鮮的南瓜籽油,再到他們自己種的菜園裡摘顆南瓜和一些蔬果回家煮南瓜湯喝。

這個地區屬於下奧地利(Lower Austria/ Niederösterreich)的Weinviertel(Wein=wine,Viertel=quarter)顧名思義也產釀酒葡萄,騎車累了於是來到小丘上的露天酒館(其實比較像大一點的酒攤),在葡萄園旁邊配著店家自製的火腿和麵包喝起葡萄酒來。


如果要為這篇文章來做個收尾,就是小孩子長的還真快,上次見到Nulf他們是半年前,小妹妹還要抱也不會講話,這次看到已經自己走來走去而且還能講幾個單字了。看到小朋友的變化,也會想想自己有沒有變老....


 


註一:本來找了一些德文資料想寫Laa an der Thaya的相關歷史,不過因為這個城市從十三世紀就開始發展,而且與亂亂的歐洲各國幾百年來互相侵略、聯姻、皇位與版圖的爭奪....相關,拿破崙都還曾在此住過一晚,寫了這個又要交代那個,為免讀了頭痛(我承認我看著鍵盤也頭痛不知從何下手),就略過歷史部分只放照片看些輕鬆的鄉村時光。


註二:從舊城塔鳥瞰的照片是去年四月拍的,所以有些樹木的葉子還沒長齊,這次去是七月的時候,當然整個視野濃綠許多,農田有些也已經收割了。

2 Responses so far.

  1. Jas Chen says:

    好漂亮的油菜花田!
    還有好好笑的向日葵(不會是你的得意大作吧)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一大片向日葵田,應該經過的人就畫一下吧....
    (我承認我也有畫)

  2. tzewu says:

    好恬靜的鄉野!
    在滯悶的台北城,全身燥熱的與腦海中荒疏的哈薩克搏鬥時,
    看到這樣的景色有比較涼了~
    只是怎麼到後來,
    想起之前奧地利獸父的囚禁事件,
    是否就發生在這麼寧靜的景色中呢...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9 PM)
    哇 真是沉重的聯想
    不過Amstetten是個人口比較密集的工業小鎮
    譬如說這個人本業是工程師
    我想景致應該是不同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