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Friday, May 9, 2008


2003年夏天的凡爾賽宮 à toutes les gloires de la France


 


最近很想去旅行,幾個禮拜都置身另一個國度的那種。
網誌缺水多時,因為腦袋裡一直被這種想走的遠遠的感覺佔據,什麼都寫不出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除了平常出去一兩天度周末,要再計畫旅行可能要到七月以後。


今天早上起來突然想到,不然就到回憶裡去旅行吧。


閉上眼睛....


關於旅行的第一個記憶就是進出桃園機場大廈時,迎面而來台灣這個海島特有熱熱溼溼的空氣。


小時候愛出去玩不愛回家,旅行結束出了機場自動門一開,一陣黏黏的熱風馬上籠罩過來,彷彿在告訴你,旅行結束了,又要回到忙碌的課業中。


現在住在乾燥的歐洲內陸,伴隨著淡淡的鄉愁,那股溼黏其實帶著一點懷念。機場自動門一開,一陣黏黏的熱風籠罩過來,彷彿在告訴你,到家了。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爸爸本來要帶我去長江三峽,可是我說不要,因為怕飛機會掉下來XD....結果一直到了大學才第一次去大陸。


小學三年級,第一次出國,媽媽帶著我和只有三歲的妹妹,還有小時候的好朋友也是媽媽帶著她和妹妹,跟團到泰國玩。


天氣好熱,我拿出放在腰包裡的面紙擦汗,妹妹穿著小洋裝,蹦蹦跳跳很興奮裡面穿的是旅行用的紙褲。泰國皇宮黃金的表面在太陽下閃閃發亮,感覺更熱了。脫鞋進到佛寺內,涼涼的真好,不過好多人啊。


九歲的我拿著相機拼命照相,路上的人力三輪車、路邊的水果攤、人妖"姊姊"們....。第一次(應該也是唯一的一次)在海邊玩曬到脫皮,紅紅的肩膀好痛,不過撕皮真好玩,到處找身上哪裡還有漏網之皮。坐快艇、騎水上摩托車、滑翔傘(註一),哇,下來定了定神:可不可以再上去一次?


四年級跟媽媽兩人到馬印新,同團有個漂亮的大姊姊跟她的搞笑男朋友。一大早六七點就要爬起來,因為要去吃肉骨茶當早餐。心想:肉骨茶吃起來為什麼沒有茶味呢?到了新加坡,一路上都在找路上有沒有垃圾....
這些國家也有夜市,沙嗲真好吃,那時候台灣還不流行酪梨,第一次在這邊的夜市裡喝到酪梨牛奶。


日本,Hello Kitty的故鄉,不過我在東京的三越百貨買了一支上面有個小北極熊在樹上學變色龍吐舌頭的自動鉛筆,小北極熊從此變成我最喜歡的動物(註二)。看到上野公園滿山滿谷的櫻花,卻失望行程沒有安排去上野動物園看熊貓。


深深被線條簡單卻又細膩獨特的金閣寺吸引,嚐了一席繁複的懷石料理,被大人逼著吃生魚片,從此愛上不沾醬油不沾芥末的Sashimi;還有奈良公園裡,探頭到妹妹衣服口袋想吃飼料的小鹿。


在百貨公司買了一包十張圖案都沒有重複的燙金千鶴紙,店員媽媽用素雅的包裝紙折了個我這個小孩無法理解的包裝,或許就是那時候愛上禮品包裝的吧。東京迪士尼裡到處都是帶著米老鼠耳朵的服務人員大姊姊,為什麼灰姑娘睡美人都是東方人面孔呢?


國小升六年級的暑假,我們搬到現在住的新家,一搬完媽媽就帶著我們飛到歐洲。同團有個叔叔好像在銀行上班,每到一個國家就在遊覽車上跟我們報告當國對台幣的匯率。他說,他在瑞士上班,中午只能吃三明治,所以常常買巧克力補充熱量。下車時,媽媽就在路旁的攤位幫我跟妹妹一人買了一塊巧克力,不過我到現在還是不愛吃那種不同形狀裡面有蘭姆還是酒釀櫻桃的花式巧克力。


以前從來沒見過像巴黎鐵塔前這麼大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和兩旁整齊的參天大木;迫不及待地看到了嚮往已久,凡爾賽宮裡的鏡廳。維也納皇宮前一整排黑色的欄杆真是漂亮極了,我買了一套莫札特逝世兩百週年的首日封。荷蘭真是個可愛的國家,到處都是小小的鬱金香,鬱金香田旁邊,有個大大的風車,我們到風車下的磨坊看人家怎麼做乳酪。


走在羅馬的街上,到處都是噴水池和幾百年的雕像,害怕地把手伸到競技場邊的獅子口裡,跟著大人爬上競技場;我在米蘭大教堂前跟鴿子照相,在旁邊的水晶店裡小心翼翼選了一個藍色的水晶鑰匙圈;參觀大大小小的宮殿和教堂,看到一大片一大片文藝復興的壁畫。站在梵蒂岡的聖彼得廣場上讚嘆幾百根對稱的廊柱,聽大人說這是個一小時內可走完一圈的國家。


待續...


 


註一:玩這些設施的時候後面都有救生員在操作。


註二:The Little Polar Bear,Hans de Beer的插畫作品,描述小北極熊隨著浮冰隻身飄到熱帶叢林的歷險。後來又有許多續作,譯成18種語言在27個國家發行。



誰推薦這篇文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