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昨天Eberhard回家前傳了個簡訊:WU Ball ticket 23 EUR
從去年我就一直在想,每年當地人都會盛裝打扮參加大大小小舞會,就連大學生也不例外,人住在維也納應該至少要去一次見識一下。但是Eberhard不太會跳國標舞這種一板一眼的舞蹈,而且又不愛那種上流社會花大錢趕流行的風氣,反正就是不愛去舞會就對了。
結果昨天一回來,
「Damir說他跟他老婆都會去WU Ball,我明天問問還買得到買不到票。」
「奇怪,你不是不愛去舞會嗎?」
「Damir也去,這樣有認識的人去就不會無聊。我跟Damir說我不太會跳舞,他說反正到時候人那麼多也沒很大的空間跳,頂多就原地踏步。」
我心想,反正現在Damir說要去你也想去就對了。
Damir是Eberhard的老闆,人長得高高帥帥(應該有190吧),剛從幕尼黑被挖角來維也納就一堆記者訪問他,算是金融界年輕教授裡的新紅人。Eberhard對他很崇拜,每天回家都很興奮的說,我今天跟Damir討論了一個小時要做@#$%(我聽不懂也沒興趣的數學);今天Damir給我這篇論文看.....Damir這Damir那....。
我對Damir印象也很好,個性很嚴肅不過還算親切,他老婆則像個大姐姐,跟人聊天都笑容滿面,還稱讚我的水晶耳環很漂亮,哈哈。
好啦,那就決定要去了。問題是我們去看了WU Ball的網站....

WU是維也納經濟大學的簡稱,Eberhard工作的機構算是WU下面的,因此收到舞會邀請函。之前介紹過歌劇院舞會,門票貴的嚇死人,一般的舞會入場券也大約60-80歐元不等。而WU Ball, 在皇宮Hofburg裡舉辦,dress code女生是著地晚禮服,男生是黑西裝白襯衫黑領結黑皮鞋。有去國隆婚禮的人看到我的影片說什麼我們盛裝打扮,不過穿那樣去這個舞會是不及格的。影片我穿的黑洋裝只到膝蓋上面:叉叉。Eberhard的西裝不是黑色的,而且不是打領結:叉叉。
於是我們決定今天一早趁人比較少的時候,去店裡看看能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買到合適的禮服。我逛街從來沒這麼快決定過,Eberhard試穿了第一套Smoking就決定買了,不過整套配上半立飛角領穿起來真的帥極了,既然好看那省下時間給我慢慢選禮服也不錯。
男生black tie禮服該穿什麼樣子什麼顏色都規定的好好的,女生可就傷腦筋了。現在又已經開始大減價,一般的店裡不像聖誕節前一堆晚宴裝讓你選,跑了好幾家不是沒有及地的長裙、不然就是沒有小號的。只好去那家專門賣禮服,可是我每次經過看到它的櫥窗都想趕快避開的店,因為櫥窗裡model穿的衣服顏色鮮豔老土樣子也老氣。
結果進去發現,這家店禮服還真多,有些還真的蠻好看的,難道生意太好,店員忙的二十年都沒空更新櫥窗啊。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選了,因為第一次在人家的地盤參加這種大型宴會,華爾滋又沒有很會跳,怕蕾絲太多顏色太亮的反而招搖,最後決定還是選黑色系的。挑到的這件黑色絲質緞面,剪裁隨著身體曲線慢慢垂到地面,美是美極了,可是32號(S是36號)還是稍微寬了點。剩兩天時間店家只能幫我改長度,然後腰部在緞帶遮住的地方用針臨時收緊一點。就這樣,我們花了兩個小時,買了比當初以為撿到便宜的門票還要貴多少倍我不想講的衣服。
買完衣服,兩人一邊吃午餐一邊聊天,覺得好笑男生連鞋子襪子都規定穿什麼,Eberhard說,因為男生笨笨的不知道該穿什麼,乾脆直接跟你講好,女生自己知道要怎麼打扮美美的。哈,以後有小孩一定重女輕男。
之後又買了電髮捲打算自己做造型,因為這邊去沙龍比自己買捲髮器還貴。我以前從來沒自己用過電捲棒,美容版大家的建議是電髮捲省時簡單又不會燙到手於是買了一盒電髮捲。好啦好啦,明天將是忙碌的一天,早上去取改好的衣服,然後回家練習捲髮,據說這種東西不靠天份只有熟能升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