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on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手機響起一聲短鈴,火車大概剛穿越奧地利與捷克的邊境,是電信公司的漫遊通知簡訊。窗外一望無際被雪覆蓋成一片銀白,不知不覺這麼過了國界。

這趟旅途還有五個多小時呢,我心想。於是拉著小行李箱到前面一節車廂,在餐車裡找位置坐下。


十幾張餐桌都鋪上了雪白桌巾,當然沒有東方快車的豪華,倒也整潔舒適。比起其他車廂的窒悶,這裡座位之間的距離讓人稍微鬆了口氣。裡面沒什麼人,只有一桌單身旅客悠閒的看報,看來已在這兒坐了一段時間。




點了杯Melange,奧地利連國鐵上都可以喝到很香的咖啡、新鮮的奶泡,真好。啜一口咖啡,我翻開這趟旅行帶著解悶薄薄一本的《紅燜廚娘》。這本書讀了一陣子了,很喜歡,每次都一小篇一小篇慢慢咀嚼,深怕太快讀完。跟著蔡珠兒一會兒進廚房整治玫瑰煮醬、在樹林採野菇,又飛車遍尋嶺南佳果、在夏日倫敦採覆盆子讀《本草》、遊西湖龍井各茶莊問茶,在血淚斑斑的丹麥童話裡感歎虛幻飄無,一會兒又落回現實泛起鄉愁,懷念起排雲山莊頂上的一碗泡麵、南投的鮮筍湯。


抬頭發現景色已由渺無人煙的田野平原,變成一棟棟房子與工廠。漸漸密集的住宅之間聳起一道道尖塔,布拉格這座地勢高低起伏的千塔之城映入眼簾。


過了布拉格,火車上的旅客多了起來,忙著找座位安置行李,與餐車裡閒適的氣氛完全兩樣。


這段旅程以前曾開車走過,自己開車行動自由,譬如上次就中途開進布拉格舊城區,在伏爾塔瓦河畔用餐喝杯午後咖啡,稍解舟車勞頓再行。然而火車行走路線不同,先是從布拉格沿伏爾塔瓦河蜿蜒而上,匯入易北河後,再順著易北河進入德國邊境,經過度假勝地Bad Schandau,終於抵達德勒斯登(Dresden)。





Bad Schandau一帶的易北河,穿過高低起伏的山谷,兩面山勢雖不高,卻非常陡峭,許多房舍傍著岩壁砌築,加上冬日紛紛大雪,更讓此地顯得遺世而獨立。若開車走截彎取直的高速道路,就錯過了如此景觀。


我抓起相機貪婪的按著快門直到天色漸暗,胃也空虛起來,點了一盅培根扁豆湯。這湯一喝便知是超市常見的Inzersdorfer罐頭。火車上多花個一兩歐元買到罐頭湯,我沒什麼好抱怨的,有穿著整齊的侍者伺候,而且至少不是什麼三流廚師在列車行進間匆忙調味出的壞口味,自己在家有時貪懶也會買它,還是一位老饕朋友的介紹,可不是隨便什麼亂七八糟的食物。況且,此情此景,不用買頭等列車的票卻更享受,值得,值得。


蔡珠兒在〈婆羅洲便當〉裡說:「風景是最好的下飯菜。」可不是。我啜一口湯,看一眼窗外流動的美景,又啜一口湯,又滿足的看一眼窗外美景。「眼耳口鼻聲色觸味,感官在飽足充盈後,突然安靜下來,不忮不求,寧謐恬和,凝止在一個奇妙的臨界點。」


食畢點了一杯Grüne Veltliner繼續看書,直到讀罷最後一頁。搖晃酒杯喝上一口,我看著窗外華燈初上的夜色,想著蔡珠兒的字句,會心微笑,又拿起書從頭翻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