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如果在歐洲大城市生活,除了欣賞雄偉古典的建築物、品嚐各地特色美食,常常會有個困擾:怎麼路上喝醉酒閒逛的人這麼多?
我也的確很不喜歡電車上有時候會有些不管是喝醉還是沒喝醉的人,好一點的只是在自言自語,但是有的還會指著陌生人亂罵。寫到這裡,如果你是獨在異鄉的留學生,請對此放開懷,這些精神有問題的人絕對不是針對你個人,不要因此感覺自己窮苦的留學生涯更悲慘。
不過,有一次在電車上看到的醉漢,還真是有夠酷。整個車程他不斷重複同一句話「XXX女士是OOOOO」。(XXX女士最近是新聞熱門人物,好像爆發什麼政治醜聞)
我聽不懂是什麼意思,可是因為他一直重複,我就問旁邊Eberhard這個在地人,他在說什麼啊?
「我不知道....」
「可是他一直說著同一句話耶?」

「我知道啊,可是德文裡沒有那個字嘛~       大概他自己發明的」   -_-
因為這位老兄一直很有信念的重複口中的話,而且同一句話說得抑揚頓挫,我們兩個開始覺得好笑。
這時車上出現了另一名比較沒有那麼醉的醉漢B,竟然好像聽的懂醉漢A的話,還回應起來,兩人就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平和的醉漢對話。其實兩個人講話都很大聲(喝醉的人神經遲鈍連聽力都變不好),但是沒有火藥味,所以以醉漢之間的互動標準來講還算平和。
不過因為太大聲了,晚上的班車人又不是很多,引得電車駕駛走過來跟醉漢A說,
「請你安靜! 如果繼續這麼吵,那下一站就下車,清楚了嗎?」
一般人常常會害怕路上喝醉酒的人,不過他們因為喝醉了,其實沒有什麼攻擊力,不要去惹他就好。
然後駕駛就往回向駕駛室走去。結果醉漢A老兄對他說:
「繼續開吧,同志,繼續開吧」
我正納悶,他幹麻叫駕駛「同志」?醉漢A老兄接著又自言自語:
「電車駕駛都碼是紅色的.....」
Eberhard一邊大笑一邊偷偷跟我講,對啊,這些公車司機電車司機很多都是社會黨(註一)。
那邊醉漢老兄又繼續自言自語:
「你看看,電車也都是紅色的....」
你是真的喝醉嗎?
註一:歐洲政治上常常分為左派和右派,右派是保守黨,左派是社會黨。保守黨通常是不願改革的有錢人或既得利益者。那大眾運輸的駕駛們當然也就是支持社會黨。
註二:我準備了一段影片中有維也納的景色和電車長什麼樣子,不過因為影片太浪漫了,跟本篇風格不符,所以另寫一文發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