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到了奧地利,這邊到十一月就有機會開始下雪,是產冰酒的;冰酒甜甜香香,我當然愛喝,只是瓶身容量是一般葡萄酒的一半,價錢卻是兩倍。晚餐後配著甜點,輕啜一小杯liquor酒杯的冰鎮冰酒,是我初來異鄉的一點彌補。


Kracher,奧地利生產冰酒最有名的酒莊


維也納市區最邊邊一個叫Grinzing的地方,有很多所謂的「新釀酒館」(Heuriger)。
Heurig這個字在德文裡有「今年的」意思,Heurige則是指新酒(今年產的新酒)。傳統上,這類新釀酒館只提供今年新釀成的酒,還有buffet
提供各式維也納特色食物。因為住的近,而且在半山腰上風景好,食物也不貴,常常跟朋友去,有別的地方來維也納的朋友也一定會帶他們去,算是維也納的特色。
到這類酒館當然就該點葡萄酒,酒單上至少四、五種不同的葡萄酒,讓我想研究到底他們有什麼不同。
還有另一個讓我想多認識葡萄酒的原因,就是我們的好朋友Andreas。他是個很害羞內向的人,除非我們主動找他出去玩,或是請他來家裡吃飯,他很少主動找我們。不知是去年夏天跟我們一起到台灣玩又住在我家裡,跟我們比較熟了,還是被我們請客請太多次,或者因為我吵著要看他家(聽說很大很漂亮)?今年初開始會請我們去他家玩。
第一次去他家,他老兄從等開飯前的點心一直到最後的甜點都自己下廚準備。一開始我們先到他家別墅的頂樓陽台一邊喝香檳吃燻鮭魚、一邊看夜景;微醺之後,下樓轉到長餐桌,主菜是煎鵝肝和菲力牛排,佐紅酒,還有其他一些配菜。
這樣當然早就酒酣飯飽,一會兒,他又從廚房端出一大個丹麥式巧克力蛋糕(他媽媽是丹麥人),我們又配甜酒,又配現煮咖啡,腦袋那種從昏醺突然精神起來的經驗很有趣。
這邊講究的餐廳,飯前喝香檳,前菜通常配白酒,主菜配紅酒,飯後再來一小杯烈酒,然後甜點配咖啡。Andreas大概完美主義,在家請客也是這樣。
幾次下來,因為Andreas每次都會準備幾瓶不同的白酒和幾瓶不同的紅酒給客人選、還有他知道我喜歡喝的甜酒,所以就算只有三個人我們一個晚上大概也會開至少三瓶不同的酒。對我來說,我喜歡嘗試新東西,所以每種都只喝一杯,嚐不同的味道;有這麼多酒,當然就會討論哪個牌子好喝之類的話題。有時候晚上已經吃過晚飯了,也會找他來或是去他家,就著乳酪或小點心,一邊試酒,然後散步回家。


。未成年請勿飲酒。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2 Responses so far.

  1. BR says:

    此篇為私密留言

  2. Yan says:

    歐洲人就是這樣, 講究的不得了, 妳真幸運, 有這麼一個講究的朋友...
    說起來挺汗顏的, 馬特(我先生)畢竟是個美國人, 喝紅酒的方式跟歐洲人不太一樣... 是走"莽漢"的路線
    記得有一次在台灣, 公司的一個法國客人來開會, 剛好遇到週末閑著沒事, 於是我帶著他跟馬特去參加一個路人甲的婚禮 (真的是路人甲喔), 馬特這人遇到這種場面, 就一定要在車子裡暗藏一瓶紅酒 (因為他知道喜宴上的人會一直盯著他看, 他乾脆先把自己喝的微醺, 等會兒進去比較放的開)
    就在停車場上, 他老兄打開紅酒後直接對嘴灌, 看的我那個法國客人目瞪口呆的.....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
    馬特問他要不要來一點, 他一開始很彆扭, 可能是覺得酒怎麼可以這樣喝, 到最後可能被馬特"激"到了, 也一把抓起酒瓶就對嘴喝了起來
    喜宴進行到最後, 有一桌人特別的醉, 喝起烈酒像在灌水一樣, 看到馬特跟法國客人就熱情邀約, 馬特挺愛跟這些人瞎攪豁的, 於是大夥也被他逗的開心, 法國客人不知道是不是一時間民族意識作祟的關係, 也當人不讓的乾杯了起來... 一邊乾還一邊怕人家誤會他是美國人, 再三強調 "I'm French"
    版主回覆:(08/11/2009 03:38:48 PM)
    嗯嗯 你有跟我講過這個故事
    我記得那桌喝灌酒的客人好像是日本人啊?
    沒想到美國人喝酒也這麼豪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