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on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抗癌鬥士選拔投票
http://www.canceraway.org.tw/fighter/
請大家為吳冠陵投票 !
不知道要怎麼為這個主題開頭,因為我再怎麼寫,也遠不如當事人親身的體會。
以下是我大學時候好朋友冠陵的故事: 
< ※                       ※                       ※

發病的那年,我22歲,即將從台灣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思索著要如何規劃未來的生活,慶幸的想自己終於有能力可以為家人做一點什麼了,卻被突如其來的壞消息,打亂了一切。


其實,我發病的症狀在畢業前一個月,就開始一點一點的出現。最早是大腿上一大片怵目驚心的瘀青,再來是牙齦不停的流血,後來腳踝出現紫斑。對於我 這樣一個有讀過生物跟健康教育的理科生來講,我其實心裡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但是由於快要畢業了,還有很多事要忙,對於這些症狀我選擇了淡忘。直到距離畢業 典禮三天前的時間,我因為發高燒伴隨著骨頭劇烈疼痛到台大醫院掛急診。還記得當時我甚至痛到連進急診室都是坐輪椅的!在急診室抽完血之後,大約等了50分 鐘,抽血報告出來了。這時急診室的醫師一臉沉重的走到我身邊,表情嚴肅的說:「吳冠陵小姐,在你的血液當中有很多不正常的細胞,我們懷疑你得的是血癌。」 當我聽到醫師講的話,腦子一片空白,心裡有千萬問號!「我的人生呢?別開玩笑了!就這樣了?我得了癌症?怎麼可能?我才22歲耶?」我 腦子裡想的都是不可能不可能,因為我是那麼健康啊!從小就很少生病的我,根本沒進過醫院,別說大病就連傷風 感冒也是很少發生!怎麼會……是癌症?不過現實生活並沒有給我太多時間去想這麼多,因為我的理智跟我說明天還有一科要畢業考,如果缺考拿不到學分就畢不了 業,那麼我四年來的努力、母親的期望都會化為烏有了!於是我跟急診室醫師說:「我明天還要畢業考,等我考完後我會自己來醫院報到的」當時的心情真是煎熬 啊!一方面是得知自己生了這麼嚴重的病,另一方面又擔心會因為缺考畢不了業。
隔天我照常去考試了,其實我根本沒準備好,但是我還是要拼拼看。還記得考試的時候,我的牙齦一直不停的流血,我只好一邊擦著口角滲出的血一邊寫考卷。那時候真的很心酸,又想到自己未來的人生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考完之後,收拾簡單行李,我就依照約定到台大急診室報到了。當天下午,在急診室裡就由血液科唐季祿醫師幫我抽骨髓。對於從小很少生病的我來講,根 本沒打過針,而抽骨髓用的針卻是比一般的針粗上很多倍。不過我很勇敢,在抽骨髓的過程中,我連吭一聲都沒有,但是我卻看到母親因為看到我受苦而偷偷掉淚。 從小就是單親家庭的我,只有母親一個人辛苦的扶養我跟弟弟長大。母親滿心的期許我在畢業後,可以找個好工作賺錢負擔家計,而她卻在我畢業前夕知道這個晴天 霹靂的消息,我想母親一定比我更難過。只是在我住院治療這段期間,母親不曾再哭過,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哭了,我會更難過的。所以她總是樂觀的笑著說:「你一 定會好的啊,你那麼善良,老天爺一定會救你的!」 我想,我一定是遺傳了老媽的樂天派個性,而這樣樂天的個性也是我會好起來的主要原因。

每個人在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的時候,心裡一定都是非常痛苦的吧!而我當時也曾經有一度非常的不可置信,認為這樣的事情會什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跟我 擦肩而過的人,我總想著:「為什麼不是她?為什麼不是他?為什麼是我?」可是幾天後,我想開了。不該把癌症想的這麼嚴重的啊!把它想成是一般的傷風感冒, 乖乖聽醫生的話,打針吃藥,一定會好的。想開之後,我開始不去在意什麼癌症不癌症的。即使治療過程中因為打化療造成口腔潰爛無法進食,我還是堅持要吃高蛋 白食物才能增強免疫力趕快好起來;即使體重一直減輕甚至瘦到皮包骨了,我的眼睛還是閃閃發亮的,我還是每天笑咪咪的面對一切。我覺得一個人的”信念”真的 很重要,因為我對自己非常有信心,我覺得我一定能好,所以不管多大的痛苦我還是能用笑臉來面對。我很慶幸自己與生俱來的樂天個性讓我在遇到那麼大的困難時 仍然能夠勇敢面對,當然母親跟男友的支持也是我最大的力量。

後來在進行完第一階段化療後,在第一次住院62天之後,我終於可以短暫出院回家休養。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睽違了兩個多月的陽光時,我心裡由衷的感 動。「是啊!我還活得好好的,你看,我還能看到陽光呢!」閉著眼睛,仔細感受外面世界的一切,我覺得活著真好,所以我更不能放棄我自己。

之後在出院不到一個月時間內,回診時醫師發現我有復發的跡象,因此又馬上安排我入院進行第二階段高劑量化療。不用說,當然也是非常痛苦掙扎的一段 心酸過程。化療的後座力比起第一階段化療來得更猛烈,不過我還是堅持自己的信念一一的去克服我的痛苦。而雖然我的病況一直沒有醫生預期的好,甚至是因為化 療效果不好而必須提早進行移植手術,我也毅然決定要動手術。因為醫生說唯有做移植手術才有完全康復的可能,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好機會,如果手術成功了,我可 以變成”正常人”,那不是太好了嗎!所以我馬上決定一定要動移植手術。「我一定要好起來,我還有好多事沒有體驗過,我的人生才剛要發光發熱。」我是這麼跟 自己說的。後來在發病的同一年2001年11月,我進行了"幹細胞移植手術"。

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即使從小家境不好又是單親家庭,過得非常辛苦,我跟家人總是開心的一起度過。即使得了血癌,治療過程中吃盡苦頭,我還是 覺得自己很幸運的。因為有很多病友,她們找不到配對的骨髓抱憾而終。我只有一個弟弟,卻奇蹟似地跟我配對成功,讓我有重生的機會。所以對於生病這件事,我 感恩的心情比起怨恨的心情來得多很多。雖然得癌症是一件每個人都巴不得一輩子都不要經歷的事,但我卻把這件事當作是老天對我的試煉,而我也的確從這個經歷 中獲得了許多。我學會凡事不要計較太多,要對自己好一點,每天都要快樂的過日子,要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我常常有一個想法,「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人生過程當中總會遇到很多讓人無法承受的事,但是在經歷這些事之後,獲得的也許 比失去的要多更多。老天選擇讓我生了病,又給我機會重生,所以人生處處都有轉機的,只要有信心不要放棄,真的可以撐過來!而我雖然因為化療及放療造成身體 上有些無法復原的損害,甚至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我依然微笑以對,因為只要我能活下來,能夠呼吸,能夠跟我最愛的人繼續生活在一起,對我而言就是最珍貴的。

在我已經康復到職場上工作這幾年,沒有一個人看出我曾經生病過的痕跡。因為我活得很開心,我開朗、自信、美麗,當然我也樂於分享我的生病經歷,結 果往往會獲得大家的讚賞「哇!你好勇敢喔!」「你好堅強喔!」我總是笑著說:「沒什麼啦,事情遇到了就是要解決不是嗎?即使是得了癌症也要用健康的心態去 面對,不要在癌症還沒打倒你之前,自己就被自己打倒。」髓緣之友協會也曾經針對一些沒有信心的病友及家屬,請我幫忙打電話去鼓勵他們。對我而言,這是一件 很有意義的事情,我也很開心能盡一份力。因為唯有自己親身經歷過,感同身受的去鼓勵別人,才能讓對方真正敞開胸懷接受你對他的加油打氣。所以如果有機會我 能夠成為抗癌鬥士,我想要到世界各地任何需要我的地方去幫助癌症病友,以自身的經驗開導她們要用健康愉快的心情面對病情,給予他們勇氣和不放棄的信心。

若有幸能成為抗癌鬥士並得到獎勵金,我會捐贈一部份給"社團法人髓緣之友協會"。這是一個由很多病友及病友家屬組成的協會,不定期會舉辦一些活 動,例如請血液科醫師來演講,讓病友及家屬能更了解癌症,或是舉辦一些戶外活動讓病友及家屬們能夠同樂。除此之外在血液科病房,也會有義工定期到那邊教病 友捏黏土做勞作。另外一部分我想要貢獻給我的母親,從小就是母親一人獨立扶養我跟弟弟長大,在我終於要畢業開始工作的時候卻生病了,母親在我住院治療期間 勞心勞力、無微不至地照顧我,連頭髮都白了許多,所以我希望能夠帶著母親去旅行,買她喜歡的東西,用最簡單也最單純的方式來孝順她。

One Response so far.

  1. Rena says:

    此篇為私密留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