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本的女歌手」

一整天就在巴黎不同區的大街小巷裡漫步:從龐畢度中心穿過瑪黑區,逛逛不知名的衣飾小店,經過孚日廣場再走到巴士底,停下腳步走進一家走道只容一人寬的fromagerie,嚐嚐法國各地運來的乳酪。 ...

「....寫旅行遊記是非常重要的文章修行。」這大概是我會想看這本書的最大原因吧。在這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旅行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遊記卻不只是把「去了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串連起來而已。 ...

如果維也納是 Strauss 《 Kaiser Walzer 》的華麗璀璨,那麼布拉格就是 Smetana 《 Vltava 》的英雄式浪漫。嚮往愛與自由波希米亞人的故鄉,浪漫的中世紀建築風格,毫不吝嗇地使用大量色彩,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

就像咖啡館提供的糕點一樣:淡黃色、纖維稍粗的蛋糕肉(Kuchen),鋪上一塊塊糖漬櫻桃、李子;或是薄酥皮包覆微甜輕乳酪的乳酪捲(Topfenstrudel);那是一種很生活的維也納,坐在Café Sperl裡頭,你很自然就感覺到,維也納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

In , on Friday, March 30, 2007

在法國當學生時習慣了自己下廚,後來再去都選擇住有廚房的小公寓。自己下廚雖比上館子費工,不過除了經濟實惠,更多了分樂趣。
這次到馬賽還是老樣子嚐了很多法國當地產的起司,像brie還有Auvergne的藍起司都是來法國一定要吃的。不過因為來到一個有40公里海岸線的城市,海鮮當然成為了「plat du jour」(每日特餐)。 

就在抵達的第二天,我們馬上從網路找到距離最近的一家大賣場Auchan,裡面有兩排紅酒區、兩排白酒區、一排粉紅酒,還有好幾個櫃檯,擺滿每日新鮮供應的海鮮,當然還有法國各地運來的起司。才過了三天已經吃了半公斤的鮭魚和鮮蝦,還有七個大的鮮干貝。
我一直覺得,只要有好的食材,不需要多餘的調味。在賣場裡買到一些鋁箔盒,把海鮮放進去加點鹽,烤箱烤個20分鐘就可以了,voilà !
烤鮮干貝配Rosé酒的組合,讓我想起了一個關於蘇東坡和河豚的小故事:


眾所皆知河豚是有毒的,料理不當吃了可能中毒身亡,所以要吃這道天下美食還得冒著生命危險。當年東坡初抵常州,當地一仕紳特地燒了這道名菜宴請大詩人,全家女眷躲在屏後窺視,等著看東坡吃了如何品評。

然而他一口接著一口,不發一言。正當大家感到非常失望,東坡突然大聲說到:「也值一死!」

幸運的是干貝沒有毒,不過一盤自製的鮮烤干貝配上美味的法國產粉紅酒,絕對值得讓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在不同的公車路線間換來換去,還有超市採買70歐元的帳單;這也算是另一種大失血啊!

蘇軾《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兩三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Leave a Reply